热门专题
Hot Topics

西华师范大学法学院

China West Normal University Law School

学院概况

法学院院庆校友感言
发表时间:2016-04-27 12:03

                    

                                       义无反顾  负重前行——对西华师范大学法学院建院10周年所感

                                                                                                  
 
      相比较远离南充的校友,我比较幸运,工作选择了蓬安,就是南充下辖的一个县,经常会有时间来母校看一看,走一走。回味自己的大学生活。

       参加校友会的每个人都会说,4月23日,是个特殊的日子、重要的日子,我们很多人围坐在这里,是为了西华师大法学院的十周年院庆。也许在将来,我们还会回忆起今天所发生的事,在这里见到的人,我们仍然会激动、欣喜和感激。

       我们每个人都因为相同而又有些不同的原因、理由回到这里,回到我们曾经的老师身边,吃吃饭、喝喝酒、聊聊天、叙叙旧。有人是为了庆典,那些成功的院友,他们必须回来,否则会被认为是不讲义气;还有人是为了回忆过去,为了寻找青春的足迹或师院旁边好吃馆、酿香居、还有刘书记带我们去过的万州烤鱼的味道;更多的人是为了看望多年不见的老师、同学,或者老相好,甚至是根本没有见过的、漂亮的小师妹。尽管我们内心很清楚,就算我们在这里开一整天会,喝一整天的酒,西华师范大学的繁荣、昌盛也不会有多少改变,但我们仍要坐在这里,进行这样的努力。因为,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这是一种精神和态度,这是一种对母校的思念。

       院庆的这几天,我也相信,我们的院长和书记、老师们都很累。我也知道,刘书记和周院长这几天最不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就是跟人说话。可是,他必须不断地跟人说话、很热情地跟人打招呼——在每一次的院庆中,我们确实要做一些可能不太高兴去做的事,甚至还可能会产生一些误会、一些不快。因此,请原谅我们的老师,他们也许没有我们作为社会上的工作人员那么考虑周全、体贴。说实话,让曾经教育过我们的老师们,让从未涉足社会的师弟师妹们为我们服务,真的难为大家了。

       刘书记一直喊我“部长”,还让我发言,说实话,我也没有准备好。在参加完这个院庆之后,我想了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怀念我们的母校?我们有这样的感觉,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性别,不同的年级和班次,不同的性格和爱好,不同的专业和职务,不同的志趣和落脚点,但只要一提:“是西华师范大学的”,如果说还是“法学院”的,马上就拉近了距离,一见如故,有很多的话要说。我估计在那个晚上,绝对是酒桌上相互碰杯、大快朵颐了。我们在怀念什么呢,是怀念刘书记教法理学时认真、负责的态度么,是思绪周院长教公司法时睿智的思维么,是想念了唐芳老师教授刑事诉讼法的温文尔雅么,还是想起了蒲大志、我们亲爱的蒲大爷在2010年毕业晚会上的答应为你介绍女朋友么,是肖红老师帮我联系单位,走上了理想的工作岗位,有了一份工作,能立足于社会?还是怀念的自己的青葱岁月、年少轻狂的日子,在某个迎新晚会上尽心尽力的演出,博得心上人的关注?是,但不全是。仔细想来,是法学院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人,如何在社会上用法律的思维去思考、应对这个社会。我也相信,我们在岗位上,或许有低谷,也有高端,或有逆境,更有成功,或有冷嘲热讽,更有真心祝福。一句话,就是用老师们身上的那种睿智,那种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精神,那种缜密的法律思维。在我们的身上,或多活少的都会找到老师的影子。

       第二个问题,我们是否还需要那种独立自主的法律精神。从法学院在西华师范大学的校园里诞生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把“独立精神”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我也相信,这也是刘书记、周院长一生的孜孜追求。肖老师说过,为什么法学院要从那时所谓风声日起的“政法学院”独立出来,虽然是“大树下面好乘凉”,但是“大树下也是寸草不生”。法学院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是有一种不服输、倔强、铿锵的精神。这十年间,西华师范大学的法学院都在做什么?清华大学原校长梅贻琦先生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法学院不仅仅是文科楼的一楼,也不仅仅是几十位教师,而是过去十年间培养的一个个个性鲜活的“法律人”的集合体。我也相信,每一个“法律人”的言行都代表着西华师范大学法学院的精神和理念。回顾我身边的“法律人”的一言一行,我想上述问题的答案应该是:西华师范大学法学院十年来都在追寻真理,就是践行“遵法而立、循法而行”院训,追求那种自由独立的精神!然而,只有对真理的坚持是不够的。法学院老师们言传身教,更加教会我们如何去追寻真理。从我们毕业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不断地被“世俗化”和“社会化”,有的人称为“文明”,这种文明就是“人云亦云”,不然就会成为另类——有时真的不太容易说清楚,这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我们在工作岗位上,也更是如此。或许我们已经没有了那种独立思考的意识,就一篇领导的讲话而言,贯穿其中就是领导的意志和意图,其中唯有标点才是自己的思考。难道我们该放弃思考么?不是。我知道06级的袁斌、漆家明为什么要继续回母校深造,难道是为了拿一个研究生的文凭么,恐怕不是,更多的还是通过继续深造,不让自己那种独立自主的精神消失掉,并且保持下去。

        第三个问题,作为法学院的毕业生,能够做点什么?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法学院的毕业生,与管理学院、历史学院、文学院的毕业生,之间有什么区别。法学院的毕业生的职责又是什么呢?就是前段时间,我在家收拾东西,还是发现了刘书记编写的那本书,叫《论法治》。我猜想,在这位老人家的心中,有一个梦想,就是坚强的党中央能够带领全国广大人民,按照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顺利前行。其实,我们都知道,法治的理想与现实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这种在法治的理想与现实之间徘徊,是一种复杂的境况,不焦躁也不颓唐,不存奢望,但也从不放弃努力。这想就是,这就是一代法律人的法治理想主义。如果没有一代法律人对法治社会的理想支撑的话,这个律师使命能够延续下来吗?恐怕未必。作为一代法律人,我们应当认识到,就如唐芳的老师、著名法学家龙宗智所说,在中国这一片缺乏法治传统的古老土地上耕耘法治是十分艰难的工作。我觉得,作为西华师范大学法学院的毕业生们,应该有这种意识,肩负前辈们的主张和使命。希望法学院及其教授们,继续坚持法治理想主义的传统。就是我们是曾经的法律人,会自觉,或者讲在无意识之中学法、尊法、守法,引领中国在基层群众的法治思维和法治进程。也许大家会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做?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以毕业生的一言一行在牵引着社会法治的进程,比如,在参与党委政府文件的起草、重要讲话的草拟时,法治的思维多一些,法治的措施多一些,法治的行为多一些。

       我们为什么把这种传播法治作为自己的职责,我是这样的思考的。我们的社会包括法律人,都有很多误解,我们总以为法律人会对法律更忠诚,会更少违法。其实,法律人只是比其他人更懂得如何运用法律去算计,他们只是更早地知道了违法的结果而已。很多情况下,是我们法律人建立了秩序,可最终又是我们自己颠覆了秩序。人类选择法治,本来试图通过法律实现秩序,可是,在几乎所有有关正义的领域或问题上,我们法律人都很难达成共识,甚至沉默成为一种习惯和理性,这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和病态。我们很痛心,在这个动荡不安、秩序混乱、价值观迷失的社会,法律人是否仅仅只是消极、保守的秩序守护者?而且,仅仅是作为秩序的守护者,我们是否坚守了底线。我们做到了吗?当有一天这个“石块”落在了你的头上的时间,不感到可笑吗?我们每一个从大学走出去的人,都有这样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去完成这样的反思。就如我们亲爱的刘书记在2005年写的一篇文章那样,“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也许,这就是我们法学院毕业生的责任。

        最后,所有的感谢、感恩和祝福,都在不言中。


 ( 作者:李鹏程,法学院2006级校友)

分享至: